国宝书院 > 都市小说 > 四合院:从开大车开始 > 第541章 田福堂说媒
昏黄的窑洞内,煤油灯的火苗随着从破窗口溜进来的威微风轻轻的摇曳。
火光映在刘寡妇那张猪腰子脸上,让她的脸色看上去忽明忽暗的。
田福堂放下搪瓷缸子,掏出一根旱烟袋划着火柴点上。

呼...
伴随着一团白色烟雾,吐出一句淡淡的话语:“怎么着,你不愿意?”
这句话打破了屋内的沉寂,刘寡妇就像是被从冰冻中解封了出来一样,靠在田福堂的身边坐在了火炕上,双手扶在膝盖上,轻轻叹口气说道:“一个小寡妇的日子有多难过,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怎么可能会不愿意,只是我自己的名声自己清楚,有哪个小伙子会娶我过门呢!”
田福堂道:“不是小伙子。”
“不是?”刘寡妇差异的看向田福堂,道:“你们双水村里,没听说哪个男人刚离了婚啊,难倒是你们田家那几个光杆子?”
她嗔怒的拍了田福堂一下,拉着嗓子说道:“诶诶诶,我可告诉你,我刘花朵就算是当一辈子寡妇,也不会嫁给你们田家的几个老光杆子,你趁早死了这个念头。”
田福堂以前为了遮人耳目,而且也为了能够更方便的跟刘寡妇幽会,曾经动过将刘寡妇许配给田家光杆子的想法。
只是那几个光杆子要么是身上有残疾,要么是家里实在是太穷了,连一口窑洞都没有,平日里只能借助在村委会的仓库里。刘寡妇压根就看不上那样的人,他的想法才算是落了空。
“也不是那些个光杆子。”
听到这话,刘寡妇心中一跳,兴奋的瞪大眼:“田福堂,你不会是准备跟你家那个黄脸婆离婚,娶老娘吧?怎么着,这么多年了,你总算是下定决心了。”
“你胡扯什么。我是双水村的一把手,怎么可能带头作出那种事情,你这不是让全村人在背后戳我脊梁骨吗?”田福堂皱着眉头说道:“是我们村的扶贫主任孙玉亭。”
听到田福堂要介绍的对象是孙玉亭,刘寡妇的情绪顿时低落下去,穿上鞋子下了炕,从旁边的筐子里抓了一把花生吃了起来。
咔嚓...咔嚓...
一连吃了两个,刘寡妇这才淡淡的说道:“孙玉亭不是已经结婚了吗,还娶了个城里女人,好像叫做....贺凤英,那女人就跟母老虎的似的,上次大枣节上,就因为我多拿了一把枣,她竟然敢冲上来揪我的头发。”
“他们快离婚了。”田福堂将孙玉亭跟贺凤英的事情详细的解释了一遍。
刘寡妇幸灾乐祸道:“当年他们结婚的时候,我就曾经说过,像贺凤英那种城里女人,在咱们双水村是待不了多长时间的,这不,还是被我说中了吧。”
“你别管人家,我就问你愿不愿意嫁给孙玉亭。”田福堂这会见时间不早了,也失去了耐心。
刘寡妇没有吭声,只是不停的吃生花生。
她此时也陷入了犹豫之中。
老实说,刘寡妇是看不上孙玉亭的。
别看孙玉亭是初中生,名声却不好,在双水村里就是个小丑般的存在。
但是。
人家好歹是村委会的,还趁了三间窑洞,要是真嫁过去,以后也能填饱肚子。
刘寡妇这种条件的,能够嫁给孙玉亭,也算是高攀了。
刘寡妇想明白之后,并没有立刻答应下来,而是放下手中的花生,拍拍手上的灰尘,盯着田福堂的眼睛说道:“福堂哥,你就舍得把我嫁给别人?”
“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,你年纪越来越大了,连个孩子都没有,将来谁给你养老送终。等你嫁给孙玉亭后,生个儿子,老了也有人依仗了。”
不得不说,田福堂也是老艺术家了,无论是脸上的神情,还是语气都拿捏得死死的。
要不是刘寡妇清楚他的性子,这会肯定已经被忽悠了。
刘寡妇呵呵冷笑两声道:‘福堂哥,咱们两个都是互相知道根底的人,你也少在这里给自个戴高帽子了,你这次之所以把我介绍给孙玉亭,肯定是遇到了只有孙玉亭能解决的事情吧?’
此话一出,田福堂不由得诧异地看了刘寡妇一眼。
都说小寡妇很聪明,他以前还有些不相信,现在却是信了几分。
见刘寡妇将事情讲明了,田福堂也不藏着掖着了,直接了当的说道:“没错,我确实需要孙玉亭帮我办一件事,但是跟你没有关系,恰恰相反,这事儿对你有好处。”
“好处,呵呵,田福堂,要不是咱们认识那么多年了,我还真信了你的鬼话。你只要说对别人有好处,那么肯定是对你自己有好处罢了。”刘寡妇淡淡的说道:“田福堂,我也没闲工夫跟你在这里啰嗦,你想让我嫁给孙玉亭的话,得答应我两件事。”
“你说。”田福堂松口气,只要事情有的谈,那就能搞定。
刘寡妇道;“你得保证我嫁过去之后,不能趁机丢下我,要不然我肯定要跟你闹。”
刘寡妇清楚,就凭孙玉亭的本事,压根就混不好,她还是得依靠田福堂。

“这个条件我答应了,第二个呢?”
“你必须得给我二十块钱。”刘寡妇见田福堂脸色难看起来,连忙解释道:“孙玉亭的家庭条件我也清楚,他虽然是村委成员,可是除了那间破窑洞外,别的没有任何财产了,我既然要嫁过去,就得风风光光的,这笔钱就当是你给我的陪嫁了。”
陪嫁....田福堂感觉到自己好像是低估了这女人的贪婪,只不过此时他好像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,只能咬了咬牙,点头答应下来。
“好,我答应你!”
谈妥了正事,刘寡妇站起身说道:“你今天晚上留不留在这里。”
田福堂嘿嘿笑道:“你说呢?”
.....
另外一边。
孙玉亭从田家离开后,已经开始筹办婚礼了。
他虽然不清楚刘寡妇为何能看上他,却很信任田福堂,在双水村,只要田福堂想办的事情,就没有办不成的。
他估计要不了几天,就能娶到美娇妻了。
好事临近,孙玉亭却犯了难,因为他现在家徒四壁,压根就没有钱娶媳妇儿。
孙玉亭深知这是他这辈子最好的机会了,要是错过了,说不定就得打光杆子了。
他沿着小路快走到窑洞门口的时候,突然停住脚步,猛地一拍脑门子。
“我怎么这么傻啊,我还有哥哥啊,我要娶媳妇儿了,孙玉厚能不帮忙吗?”
孙玉亭顿时来了精神,紧了紧布条腰带,大步朝着孙玉厚家的窑洞而去。
....
今天砖窑厂交付了第二批红砖,砖的质量得到了木材厂领导的肯定,并且那个胖乎乎的领导,还介绍了一个新客户。
那人是黄原县城第二建筑队的经理,负责黄原县城的城内基建工作。
黄原县虽是个小县城,但是每年还是有不少基建工作,要是跟第二建筑队的张经理搞好关系,那么以后双水村砖窑厂生产的红砖就不担心销路了。
在得知这个好消息后,孙玉厚是既兴奋又忐忑。
老实巴交的他目前压根就不知道怎么跟张经理那种人拉交情。
孙兰花见孙玉厚在家里急得来回转悠,给他出了一个好主意:“你可以去请教李卫东主任啊,人家是京城里来的领导,一向见多识广,肯定有办法。”
这阵子孙兰花总是把李卫东这个名字挂在嘴边,孙玉厚虽然觉得有些奇怪,但是并没有自在意,毕竟李卫东帮了孙家那么多,可以算得上是孙家的恩人了。孙兰花现在负责照料李卫东的饮食起居,两人关系比较亲近,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。
“对对对,兰花,你这个提议非常好,我现在就去找李卫东主任。”孙玉厚着急着找人拿主意,慌里慌张就要往外走。
这时候,正在屋内学习的孙少安听到动静,从屋里出来了,快步拦在了孙玉厚的跟前。
“爹,你就这么空手去了?”
“怎么了,还要带礼物吗?”孙玉厚诧异的说道:“我以前去找李主任,从来都是空手,李主任也没有说什么,再说了,人家的思想觉悟高着呢,就算是咱带了礼物,人家也不能收。”
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孙玉厚,孙少安有些哭笑不得:“爹,以前是以前,那时候咱们家里穷得叮当响,就算是你的带了礼物,人家李主任也不能收,现在你是砖窑厂的厂长,我哥哥是副厂长,咱们家每个月能挣三十多块钱,已经算得上是双水村的冒尖户了,这个时候,您要是再不带礼物,那就说不过去了。
另外。
你带贵重的礼物,人家李主任肯定不会收,但是要是你带一些土特产,他怎么好意思拒绝呢?”
孙玉厚思索片刻,猛地一拍脑门子道:“对对对,还是少安懂得多,我这就带点土特产。”
其实双水村这地方没有啥土特产,特别是在这大冬天的,唯一稀罕的东西,就是晒干的红枣。
孙玉厚取了袋子,装了两斤红枣,拎着来到了村委。
这时候,李卫东才刚跟姚淑芬在小树林里吃了烧烤回到办公室。
看到孙玉厚过来,手里还拎着袋子,李卫东感到有些惊讶:“吆喝,孙厂长,您也学会送礼了?”
“啥送礼不送礼的,这就是一些枣子。”孙玉厚将袋口打开,露出朱红色的干枣。
“这是秋天的时候,我们从树上弄下来的,你别看个头不大,味道却很好,一点都不比供销社里的差。”
看到是一些红枣,李卫东也放下了心,伸手抓了一把,递给了鹏子。
鹏子是个贪吃的家伙,当时就塞进了嘴里面。
紧紧咀嚼两下,就兴奋的瞪大眼:“诶诶诶,卫东哥,你也长长,这枣子的味道还真不错。”
“至于吗?你又不是没吃过好东西。”李卫东面带狐疑拿出一枚填进了嘴里。
牙齿横着切破枣皮,红枣独有的清香味道,瞬间顺着味蕾弥漫全身,让人不由得精神一震。
李卫东在成为车间主任之后,虽算不上尝尽天下美味,也经常能搞到一点好东西。

像和田玉枣、若羌红枣、灵宝大枣、稽山板栗枣、黄河滩枣,他都品尝过。
孙玉厚带来的这些红枣,一点都不输给那些枣子。
其实仔细想想也就明白了。
双水村这地方最大的特点是干旱,越是干旱的地方,水果的甜度就越高,再加上周围的地理环境又很适合红枣生长。能够长出如此优秀的枣子也不足为奇了。
只不过枣子虽好,适合枣树生长的地方却不多,只有后山山脚下不到十多亩的地方,压根没有办法大规模种植。
李卫东也就放弃了帮助双水村发展红枣种植业的想法。
他把剩下的枣子交给鹏子,转身带着孙玉厚进到了屋里。
“孙玉厚同志,你今天来到这里,恐怕是有事情吧?”
“这都被您猜出来了。”孙玉厚搓了搓手,笑着说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.....”
听完孙玉厚的话,李卫东拍拍桌子说道:“这是一件大好事!”
像砖窑厂这种工厂,原料几乎无限,工人也很充足,唯一的障碍工厂发展的原因,就是订单的数量了。
要是真能跟第二建筑公司成为长期合作伙伴,那么李卫东基本上就可以放心的离开双水村了。
孙玉厚点点头道:“我也是这样想到,所以想跟第二建筑队的张经理拉拉关系,您也知道我就是一个大字不识的老农民,压根没有跟那些人打过交道,所以想跟您讨个主意。”
“这样啊....”李卫东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两下,沉思片刻道:“你去县城里跑一趟,把那个张经理请到家里吃顿便饭。”
“到家里?为何不去县城里的大馆子里......”孙玉厚话出了口,似乎想起了什么,连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吞咽了回去。
连声说道:“对对对,李主任,你这个办法还真不错,我这就去请。”
他刚要出门,又转了回来,看着李卫东说道:“李主任,晚上您能不能到我家也吃顿便饭,你也知道,我还是心中有些发憷。”
李卫东晚上正好没事,再加上鹏子在旁边已经跃跃欲试了,便顺口答应了下来。
“行,等晚上七点钟,我准时过去。”
说着话,李卫东从兜里摸出几张全国粮票递过去:“你到了县城里,买一点好菜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