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宝书院 > 其他小说 > 蛇骨阴香 > 第402章 谢羡安,回头是岸
鹿唯心的话我怎么有些听不懂呢?
什么叫她造的孽,不想再牵连我一次?
之前明明是我牵连过她一次,她何时牵连过我?
谢羡安冷笑一声:“心儿,有句话你说错了,明明从始至终,就是咱们仨一起待在地狱里的,少了谁都不完整,不是吗?”
“谢羡安你这个疯子!”鹿唯心前所未有的愤怒,“你已经毁掉我两次了,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蓁蓁?!”
“是我的错,是我不该爱错了人,信错了人,毁了我们姐妹俩。”
“谢羡安,回头是岸。”
“我求你不要再造孽了,求你!”
“原来心儿都想起来了啊。”谢羡安幽幽道,“不过还是比我晚了那么一点点。”
谢羡安站在我背后,一手捏着我的脖子,一手扣着我的腰,低头在我耳边说道:“阿栀想起来吗?”
他几近痴迷地吞吐着我身上的檀香味儿,贪婪道:“如果想不起来就算了吧,一张白纸更好涂抹,我给你什么,你便是什么,就像当年在小香堂里那样,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。”
“谢羡安你放开蓁蓁!你放她走!有什么你冲着我来!”
谢羡安缓缓摇头:“心儿,只有你怎么够呢?”
“心儿很好,但到底还是比不上阿栀的。”
“谢羡安,我跟你拼了!”
鹿唯心忽然安静了下来,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流淌着血泪,她死死地盯着谢羡安,口中默念着什么口诀。
一股奇怪的腥香味从她魂体里散发出来,忽明忽暗的魂体之中,隐隐有火光亮起来。
我和谢羡安同时愣住了。
香。
是阴香。
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鹿唯心竟将自己的魂体与特制的阴香绑定在了一起。
她竟以魂体为载体,企图燃尽自己来对抗谢羡安,救下我这条小命。
可惜她不知道的是,我的肉身与魂体早已经脱离了。
谢羡安看着半空中被阵法折磨着的鹿唯心,啧啧两声:“心儿变了。”
“若是当年你有这份决绝的勇气,我也不会有可趁之机不是?”
“事到如今,心儿还看不明白吗?你再做什么都已经晚了。”
“你弥补不了曾经对阿栀造成的伤害!”
“阿栀至纯至善,本不该与你我一样沉埋于淤泥之间,是你一手将她拉下水的,你都忘记了吗?”
“心儿,是你害得阿栀无法修成正果。”
“是你放出了我这地狱恶魔,糟蹋了数以万计的生灵,一切恶的源头都来自于你,心儿。”
“你是罪人!”
“不为阿栀原谅,不为天下苍生原谅的罪人!”
谢羡安控制着我的同时,两片菲薄的嘴唇不停地翕动着,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是在往鹿唯心的心窝子里捅。
鹿唯心的魂体在颤抖,在极力隐忍着,魂体之中燃着的阴香火焰颜色逐渐变深,几近黑色。
我猛然明白过来谢羡安在做什么。
他在引导鹿唯心入心魔。
鹿唯心本想以己为香,毁掉谢羡安的阵法来救我。
可她的魂体遭受阵法的攻击,很虚弱。
在这种时候,越是心有执念,越是容易入心魔。
更何况有最了解她前世今生的谢羡安在一步步地刻意引导。
不,不能再等了。
虽然到目前为止,我还没有弄明白谢羡安设这座祭台的目的是什么,但我已经站到了祭台边上,接下来的一切,顺其自然吧。
我得先救鹿唯心。
“堂姐!鹿唯心!你抬起脸来看着我!”
我大声冲鹿唯心喊道:“无论前世还是今生,无论我是阿栀还是蓁蓁,都从未怨过你恨过你。”
“我们是姐妹,是血脉相连的至亲。”
“你忘记小叔临终前交代我们的话了吗?”
“只有我们姐妹一心,才能撑起鹿家阴香堂,才能对抗这一切。”
“鹿唯心你给我振作起来!如果你觉得有亏欠我的地方,就好好活着来帮我、还我!”
“……”
我的语速极快,很快便被谢羡安捂住了嘴。
“还真是姐妹情深啊。”谢羡安皮笑肉不笑道,“姐妹连心,正中我意,吉时也快到了,阿栀,去吧,让我看看你们是怎么个姐妹情深法的。”
谢羡安推了我一把,他手上带着内力。
但当他将我推出去的瞬间,我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阴邪力量牵扯着,将我往祭台的中央拽过去。
“不!”
“蓁蓁,走!不要过来,快走!”
鹿唯心好不容易稳准心神,再次没命地提醒着我。
可是我走不了。
那股力量控制着我,拉扯着我。
甚至当我想打开幽冥佛莲的时候,幽冥佛莲都被那股力量压制着,根本打不开。
直到我的身体被吸到了祭台正中央,悬浮着与鹿唯心面对面,我低头朝下看去,这才发现祭台的中央竟是空的。
我们的脚下是一个直径差不多两米的圆形深坑。
深坑里面黑洞洞的,似乎有水,时不时地还会有嘶吼声从下面传上来。
犹如张着巨口的猛兽,等着我们坠入这无尽的深渊。
“蓁蓁,你不该来的,是我害了你。”
鹿唯心痛苦地说着:“我想起来了,全都想起来了。”
“蓁蓁,我们是姐妹,亲姐妹。”
“我们的本体是莲,并蒂双生的莲,扎根于王水旁的禁池之中,我是姐姐,你是妹妹,我们相依为命,在那里默默修炼了数万年。”
“三界六道,万物入王水,皆会化为一滩脓水,消散于这天地之间,可独独有一年,王水满溢,从里面跃出一条通体透黑、尾鳍血红的鲤鱼来,噗咚一声入了禁池。”
“禁池寒凉,它时常躲在我们姐妹的脚下取暖,靠吞吐莲香来修炼,它进入禁池后不过三天,全身黑色褪去,变成了通红的大鲤鱼;十年后,鲤鱼化形,变成了一翩翩少年郎,而我也在日日夜夜的相处间,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少年郎。”
“就这样又过了几十年,我也化了形,整日与少年郎厮混在一起,我们私定终身,缱绻度日,直到那一年,你的莲心之中渐渐散发出檀香味儿,少年郎说你修炼大成,隐隐有佛莲之姿,而他已然长出小角,只要越过茫茫王水河,便能飞升成蛟(鲤鱼跃龙门,可化蛟、成龙)。”
“但他只有一次机会,一旦失败,他将重堕王水河,永世不得翻身,他蛊惑我抽取莲心助他飞跃,我抽了。”
“他说还不够,如果再加上阿栀的莲心,他必定能成,等他飞升成蛟,一定会回来娶我……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