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宝书院 > 其他小说 > 影视世界最后的赢家 > 第679章 第一次见到老阴比。
现在的姑娘都喜欢看书,毕竟她们也不能像后世那样,随便的出门.更别说去蹦迪喝酒啥的,能经常出门的,都算是自由身。

所以说待在家里,最好就是看看书呀,不然的话红楼为什么能在京都所有大小姐中那么火爆,还不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林婉儿愣了一下,难道这还可以自己选的吗?

但她也不知道什么书好看呀。

“先生,可否为我推荐一下,最好是像红楼那样的巨著。”

姚斌心想这让自己怎么弄,随后在系统里找了找,一分钟后才从随身携带的箱子拿出来几本书。

其中一本叫做【认知觉醒】,姚斌笑道:“郡主,这本书提供了一套个人成长方法论,能帮助彻底走出焦虑与迷茫,拥有清醒的认知和明确的目标,也许能帮到你”

至于其他的自然就是一些小说什么。

闻言林婉儿好奇的接过书,只是看了几眼就被深深的吸引了,完全忘记姚斌还在旁边,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连忙道歉:“先生,实在抱歉,此书过于着迷.我一时间忘记了.”

“无妨,郡主请自便。”

大门外面,现在林珙已经带人站在范闲身边,但后者跟个没事人似的,一直在笑嘻嘻的:“二公子,今日我前来是给婉儿送礼物的。”

说完,范闲还拍了拍手上的化妆品。

林珙冷冷的看了范闲一眼,说道:“范闲,婉儿不是你叫的,当日退婚的事情已经谈好,今日前来又是想做什么?”

范闲笑了笑:“二公子,我那天回去想了一下,作为庆国的臣子,怎么能违背陛下的旨意呢,所以这婚约还是要履行的这不今日我找到了礼物,专门来送给婉儿的。”

林珙都惊呆了,没想到世上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。

“范闲,你以为我们婉儿是什么人,你想退婚就退婚,想道歉就道歉的?识相的赶紧滚蛋,不然的话小心我不客气。”

说完,林珙朝着手下使了个眼色,这些护卫也把手放在剑柄上,全都做好准备拔剑的动作,范闲见状就知道事情不好。

“二公子,没必要这样吧?好歹我也是婉儿未来的夫婿,说穿了我们还是亲戚呢.”

林珙根本就不想听下去,要是可以的话,他恨不得能把范闲当场斩杀,可惜这样是会惹祸的,毕竟对方的爹是司南伯范建,管着户部也就是天下的钱粮,而且范建的生母还是陛下的乳母。

“给我赶走。”

范闲自然不是护卫们的对手,灰溜溜的带着范思哲离开了皇家别院。

姚斌知道后,也觉得范闲这人挺搞笑的。

林珙现在一刻都等不了,当即吩咐手下去打听范闲的行踪,他要让范闲死.动手的人当然不能和相府扯上关系,所以他准备动用八品高手程巨树。

虽然滕子京已经不是范闲的护卫,但姚斌知道,就算没有滕子京范闲也是不会死的,毕竟他有那么多的爹,怎么可能光看着。

“二公子,范闲明日要去见二殿下。”

“嗯。”

林珙应了一声,就开始谋画起来,这次必须要把范闲弄死,才能消他的心头之恨,到时候没了范闲.那么庆帝的赐婚自然也就不作数了。

林珙就不相信,庆帝还会让婉儿履行婚约。

得知范闲第二天要去见二皇子,姚斌也猜到林珙要动手,这次最多范闲会受点伤,甚至伤都不会有。

果不其然,牛栏街这边,眼看着范闲要毙命,监察院的影子突然出现,几个回合就拿下了程巨树。

范闲吐了一口血,看着面前的黑衣人,好奇的问道:“你是?”

“范闲,是院长让我来救你的。”

“院长?”

范闲自认为没有见过监察院的院长陈萍萍,这个时候王启年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,见到黑衣人那刻,连忙拱手道:“影子大人。”

“嗯。”

虽然影子消失不见,可谓是神出鬼没。

“王启年,这谁啊?”

“大人,这可是咱们监察院的影子大人.”

随后王启年把影子的事情全都告诉了范闲,随后问道:“大人,今日您为什么会来此地呢?”

“我”

话没说完,范闲就想到了二皇子李承泽,这难道是他下的手不成?

见到范闲不想说,王启年也不敢继续问,毕竟陈萍萍给他的任务就是供范闲驱使,所以他这会儿得帮范闲做一些事情。

牛栏街的刺杀,可以说是轰动了京都,这件事也成为最近大家伙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两人刚刚走出牛栏街没多久,就遇到了姚斌。

先是打量了几圈范闲,发现这家伙并没有事:“程巨树死了?”

“没有,被监察院抓住了。”

姚斌心想,这程巨树是八品高手,难道是监察院出动了很多人,虽然知道陈萍萍会帮忙,但没想到他人都没在京都,都如此兴师动众。

“我刚刚听说这事情,就马上赶过来,看你没死我就放心了。”

范闲忍不住竖了根中指:“我鄙视你,你就盼着我死,是吧?”

姚斌笑道:“那是自然,要是你死了,我不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泡你妹?”

“滚蛋,要不是我受了伤,肯定要和你打一场。”

“来来来,快点吧,我求求你弄死我。”

听着两人的对话,王启年满头黑线,这姚斌的身手可是高深莫测,居然和范闲的关系这么好,虽然嘴上都是念叨对方快点死,但他知道这是熟人打招呼的方式。

“大人,现在是要去查谁出的手?”

闻言,范闲也不知道怎么办,而是好奇的看向姚斌:“对于这个幕后黑手,你怎么看?”

“我当然是站着看。”

这用屁股想都是林珙指使的,谁让你这几天一直跑去皇家别院作死呢,估计林珙连太子的叮嘱都全然忘记了吧。

范闲笑骂道:“好好说话。”

“当然是要查程巨树的来路。”

<div class="contentadv"> “嗯,对王启年,带我们去监察院。”

王启年吓的一个哆嗦,差点连早上赚的银子都快掉到地上,哭丧着脸问道:“大人,可是现在?”

“就现在。”

王启年咬咬牙:“好,大人请跟我来。”

姚斌也没什么事,就跟着两人一起去监察院,王启年本想说些什么的,但看到范闲的表情还是咽了回去。

林珙这边得到消息后,范闲居然没死,而且程巨树还是被监察院的影子给拿下了。

这下事情就麻烦了,既然监察院插手,那很快就会查到自己头上,这世界本来就没有什么秘密.那司理理是不是要马上解决掉呢?

在林珙看来,解决了司理理,这事情就不会牵扯到自己身上。

其实这个时候早就有人发现了林珙的秘密,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林婉儿的好闺蜜叶灵儿,她是无意间在花船上听到的。

这会儿她在皇家别院有些心不在焉,现在她和范闲不熟,特别是林婉儿也没有和范闲在一起,加上范闲三番两次在门口搞事儿,从内心来说她也是讨厌范闲的。

“婉儿,你听说范闲被刺杀的事情么?”

林婉儿正在看姚斌送的那本书,摇摇头:“不知道啊,难道范闲被杀了?”

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林婉儿还觉得轻松了不少,最起码不用等庆帝下旨,自己和范闲的毁约这不是就解散了么?

“没有,监察院的人出手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林婉儿只是哦了一声,然后就继续看书。

思虑再三,叶灵儿还是没有告诉对方,这事情是林珙的下的手,其实她也能理解林珙,毕竟范闲三番两次的挑衅,是个人都会不满的。

这边三人刚刚到监察院,姚斌还没进去,一位公公就骑马过来了,没记错的话这人正是庆帝身边的侯公公。

姚斌摸着下巴想到,不知道这人来这边是做什么的?

不怪姚斌好奇,主要是剧中没有这段啊。

侯公公咳嗽了两声,说道:“陛下有旨。”

在场的人除开姚斌和范闲,其余人全都跪了下去,范闲根本就没有下跪的习惯,姚斌也是一样.见谁都是拱手。

侯公公看了姚斌一眼,但还是说道:“陛下有旨.”

哔哔了一大堆,就两个意思,一是范闲被刺杀的案子交给监察院调查,二是庆帝要见姚斌。

说完,朱格拱手道:“臣领旨。”

等他站起身来,姚斌才看到这人的长相。

哎,大茂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啊。

曾经在四合院天上地下的,现在居然跑来给老阴比庆帝效力了,姚斌摇摇头这个时候侯公公走在姚斌面前,客气道:“姚先生,跟咱家走吧?”

姚斌点点头,然后就跟着侯公公一起前往皇宫。

很快一行人就来到皇宫外面。

在门口姚斌见到了上次的宫典,也就是在神庙门口的那个人,这人是侍卫副统领.曾经太子拉拢过,可惜没有成功。

姚斌也是朝对点点头,宫典则是面色不变,好像没有看到一般,不过心里已经吃惊不已,暗道姚斌到底是做什么的,居然能让陛下在宫里面等着。

来到一处大殿外,侯公公说道:“姚先生,请稍等,老奴这就去禀报陛下。”

“嗯。”

到今天姚斌都不知道庆帝见自己做什么,难道是这老家伙察觉到了什么,也不对啊之多就是城外滕子京招募的那一千人而已,难道庆帝连一千名护卫也害怕?

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,侯公公这才迈着小碎步走过来:“姚先生,陛下请您进去。”

进了宫殿后,姚斌却没看到庆帝的身影,宫殿四周摆放了不少书,虽然没看到庆帝,但从剧中来看,这老小子一定是在暗地里打量着自己。

特别是那种若有若无的气息,姚斌还是第一次发现有如此强大的人,这实力不是身为大宗师的庆帝还能是谁?

庆帝确实在暗处观察姚斌,他看到姚斌的第一面后,心里就吃惊不已这人绝对不是九品,他在姚斌身上同样没有发现一丝的真气波动。

但对方一招就拿下谢必安是事实,看来神庙那个地方真的不能小觑,本想让叶流云回来拿下姚斌的,现在看来只能作罢。

庆帝身着白衣,缓缓走了出来。

侯公公看到庆帝后,一个劲的给姚斌使眼色,姚斌这会儿正在四处打量,压根就没有看到,最后还是侯公公没办法,提醒道:“见到陛下,还不快点行礼?”

姚斌这才回头看到身着白衣的庆帝,拱手道:“草民见过陛下。”

庆帝不以为意,很是平和的说道:“哎,你可不是草民,太子不是给你弄了个东宫的官身,现在你是臣子,应该称臣。”

庆帝这话就是在提醒姚斌和太子的事情。

姚斌点点头,再次拱手:“臣,见过陛下。”

侯公公忍不住呵斥道:“大胆,见到陛下怎么能不跪呢?”

他知道姚斌是高手,但这皇宫里可是有大宗师存在的,怎么可能怕他一个九品高手?

庆帝摆摆手:“不用跪,朕一向也不喜欢人下跪,俗礼就免了吧,这样就挺好的。”

要是不了解的庆帝的人,还以为这是一个很平和的好皇帝,但姚斌知道这都是假象,这家伙隐藏得很深,非常深姚斌经历这么多世界,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。

“谢陛下。”

庆帝朝着侯公公使了个眼色,后者识趣的退下,他这才问道:“不知道你对牛栏街刺杀的事情怎么看?”

姚斌心想,这已经是第二个问自己怎么看的人了。

“陛下不是交给监察院去查了么,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”

“嗯,监察院办事,朕很放心.”话刚刚说完,庆帝转移了话题:“你可是从北方来的?”

姚斌在想这话是什么意思呢,难道说自己是北齐人,这也不应该啊,自己在北齐就是路过而已,根本就没和人交过手,除开那个海棠朵朵以外,难道这老阴比说的是这件事?

“嗯,臣正是从北方过来的。”

姚斌也不怕他,就算拳脚上不是庆帝的对手,到时候左手一把AK右手一把来福,还怕不能脱身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